车险综改正式实施监管部门紧盯过度“低价竞争”

事关上亿车主切身利益的车险综合改革19日正式启动,市场关心的是,监管部门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在哪里?如何既保障改革执行到位又保障市场平稳运行?

上海证券报记者获悉,监管部门不仅将密切监测中国银保信系统的实时数据,还将重点关注对当地市场的调研情况。一旦发现公司、地区出现过度“低价竞争”,监管部门将出手干预,确保改革平稳推进。

2018年,倪福林还在长沙某医院遭遇了一次“险情”。

湖南七旬亿万富豪倪福林,究竟有几副不为人知的面孔?

倪福林能有不少的正面舆论,与他致富后回乡发展有关。“我从小就有个梦想,能为乡亲们做点事。回报家乡,造福家乡,这是我多年以来的心愿,是一份故乡的情结,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”,倪福林曾在采访中如此表态。

“这些问题是相互连贯、相互影响的。以前车险定价虚高,给了保险公司抬高手续费的空间,导致行业竞争失序。保险公司通过各种隐秘手段套取手续费,继而造成数据失真等问题。”一位业内人士一语道破。

本轮改革根据车险市场实际运行情况,重新测算行业纯风险保费、重新厘定费率,将车险定价降至合理水平。同时,从制度层面提高预期赔付率,压缩保险公司手续费空间。“也就是说,改革后,保险公司收取的保费少了,预期赔付高了,手续费空间自然大大降低,这将从根本上抑制保险公司过分依赖手续费竞争的冲动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倪福林决定搭上改革春风,告别故土前往深圳创业。当时,倪福林一下就看上了刚起势的房地产,并采取迂回战术在较为偏远的地方签到了地。颇具商业眼光的倪福林,还把目标定位在深圳打工者身上,提出“一万元入住”策略,火爆的销售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,滚动起资本的庞大雪球。

据了解,由于大型保险公司占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对于市场的稳定起决定性作用,接下来,大公司将成为监管的重点关注对象。

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、将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,是今年财政部工作的头等大事,数据显示,截至7月31日,中央财政1.67万亿元直达资金已实现分配下达。

1一7月累计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33499亿元,同比下降3.2%,降幅比1一6月收窄2.6个百分点。其中,7月份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18.5%,直达资金使用和重大项目实施进度明显加快。同时,为做好防汛救灾工作,全国防汛支出增长43.1%,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。

湖南当地媒体曾报道,倪福林1949年生于湖南益阳,不到30岁转业至益阳市食杂果品公司。几年后,倪福林被安排到当地的五金交化公司任总经理,并用5年时间将其由2万元资产发展到4000多万元。也正因为这些实实在在的成绩,倪福林先后获得了“优秀商业企业家”、“全国劳动模范”等荣誉称号。

市界发现,倪福林名下共有19家公司,且注册资本多在千万级别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公司不仅注册资本庞大,成立时间跨度超过25年,还涉及包括地产、投资、银行,甚至是养老等多个领域,俨然形成一个根深蒂固的“福中福”系资本帝国。

讽刺的是,逃犯反而屡屡获得“配合”。

资金将主要用于疫情防控、帮扶市场主体和困难群众、保基本民生、保就业、保基层运转以及支持重大项目建设等。数据显示,截至7月31日,各地已形成支出3403亿元,占中央财政已下达资金的20.3%。

下海深圳搞房产一夜暴富,回乡发展赢得正面形象

被评“优秀商业企业家”

此前,《南方周末》刊发的报道《皇家湖边的在逃富豪:涉嫌行贿追逃无果,育有多名非婚子女》介绍,在老家湖南省益阳市享有“首富”名声的倪福林,头顶诸多耀眼光环: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,曾是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、益阳市人大代表、湖南省深圳商会会长。在一些媒体报道中,他是改革开放时期的弄潮儿,在深圳聚拢财富之后,返乡投身诸多光耀当地经济与公益的事业中。

倪福林在益阳有恃无恐,或许靠的就是一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。

南方周末报道,亿万富豪倪福林不仅身陷行贿案,目前仍是网络追逃人员,还与多名女性育有多名非婚子女,在一份未获得其本人确认的花名册上,共有10名未婚女性,并育有11名子女,年纪最小的为00后,与倪福林的年龄至少相差半个世纪。此外,上述女性多存在与倪福林相关公司股东中,且成为股东时间多与生育时间相近。

本轮改革的最大突破在于,直面行业长期存在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,通过制度的革新与健全,根本性解决高定价、高手续费、经营粗放、竞争失序、数据失真等行业中长期被诟病的问题。

这张网到底有多大、上面攀着多少官员、还藏有多少违法违纪乃至涉嫌犯罪的活动,尚无从得知,却令人心惊。

湖南七旬亿万富豪生活遭解密!涉与10女育11子,拥庞大资本帝国

要说倪福林可控制的公司,最主要的当属深圳市前海幸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,其注册资本同样高达1.5亿元,由倪福林持有99%股份,主要从事投资兴办实业、投资管理、投资咨询等业务。不过,随着倪福林隐秘的生活圈遭到解密,这个他耗费近30年打造的资本帝国还能存在多久,同样需要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。

然而光环之下,却是一个隐秘的富豪生活圈。在倪福林一些身边人的讲述中,他曾身陷一起行贿案,目前仍是网络追逃人员;在益阳一处度假区建设其私家庄园,形如仿古宫殿;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他与多名女性育有多名非婚子女,一份未获得他本人确认的花名册上,共有10名女性、11名子女。

如果说其他地方警力还能让倪福林记起自己的逃犯身份,益阳警方则对这名极为高调的逃犯有些置若罔闻了。

《南方周末》报道称,据一位在场人士回忆,倪福林看病挂号时使用了自己的身份证,立即触发报警。情急之下,倪福林疏通关系火速住进了重症监护室,当警方赶到时,看到的已是插满管子的倪福林,抓捕再度中止,原因不得而知。

报道称,倪福林刚回益阳时,深圳警方曾两次到当地搜捕,但均无果而终。

倪福林与一名疑似非婚子女的合影。(受访者供图/图)

据了解,保险公司向监管部门报备车险产品时,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预设了费率、折扣系数。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,可能会因为抢业务而突破报备水平。对此,监管部门将实时监测公司执行情况,如果偏差太大,将会出手干预,公司或回归报备水平,或重新报备新产品。

名下19家公司生活糜乱,涉嫌与10女育下11子

就是这样一位致富不忘家乡的“英雄人物”,如今摊上了大麻烦。因为倪福林正被结发20年的前妻告上法庭,要求拿回属于她的那份资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倪福林还是湖南沅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,而这家注册资本达4亿元的公司,堪称倪福林名下纸面上“最值钱”的。但由于股权相对分散,股东信息多达61条,倪福林能否在公司拥有足够的话语权,还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在赞歌中,他是“湖南优秀商业企业家”、“全国劳动模范”,是一位致富不忘家乡的“英雄人物”。可现实中,他却被曝是与10位非婚女子有染,并育下11个孩子的生活糜乱者。在这些有染女子中,年纪最小的仅为00后,这意味着其与倪福林的年龄至少相差半个世纪。

皇家湖度假区内,福林庄园的俯瞰图。 (该度假区官网截图/图)

在倪福林名下公司中,注册最早的是上文提到的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成立于1992年,当前注册资本高达2800万元,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、兴办实业、国内商业、物资供销业、生态旅游业投资等项目,由倪福林持有100%股权。

中央财政1.67万亿元直达资金已分配下达

究竟谁在庇护“在逃首富”?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的利益关联?这些问题都需要调查清楚,给社会真相,还司法公正。

一名在逃嫌犯,何以嚣张至此?

2018年,倪福林在长沙看病挂号使用身份证,触发报警系统。警方赶到时,倪福林已经火速疏通关系,躺进重症监护室。按照规定,符合逮捕条件的嫌疑人即使身患重病,也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。然而,这次抓捕依旧不了了之。

益阳市资阳区公安局办公室原主任倪志仁与倪福林过从甚密,前者曾被指控开设赌场,其中之一处就开在倪福林的别墅里。但对于倪志仁涉嫌赌博罪的调查,益阳市公安局回应“证据不足,达不到立案标准”。

至少在多数知道这个名字的人眼中,倪福林的形象是正面的。

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湖南益阳“首富”倪福林因涉嫌行贿,于2013年被深圳检方列入网上追逃名单。逃回家乡益阳后,倪福林长期居住在南洞庭皇家湖度假区别墅,与多名女性育有十余名非婚生子女,而且摇身一变,成为一些媒体报道中“热心家乡经济与公益事业的企业家”,公开出席活动。

数据显示,1一7月累计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4725亿元,同比下降8.7%,降幅比1一6月收窄2.1个百分点。其中,7月份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4.3%,增幅比6月份提高1.1个百分点。随着企业复工复产逐月好转、经济稳步恢复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连续2个月实现正增长。

“倪福林大多数时候躲在一些民房里,有时乘船躲到湖上去,还去邻县沅江的芦苇荡里躲了几天。”知情人士介绍,没有当地的配合,深圳警察不可能在南洞庭的湖山之间找到倪福林。

“从目前的运行情况来看,这次改革对保险公司车险保费的影响,或许未必会如预期那么大。”上述人士分析称,正是因为商业车险保费的下降,原本仅投保交强险、未投保商业车险的客户,未来可能会增投商业车险;原本三者险(商业车险中的一项基本险)投保额度不足的车主,未来可能会提高保额。这些都会给保险公司带来保费增量。因此,虽然静态测算下来,保险公司车险保费可能会因此次改革而面临下滑10%至30%的可能,但实际降幅可能没有这么高,市场不必过于担心。(完)

在这张网下,倪福林与多名女子未婚生育子女十数名,事情早已在当地传开,当记者以举报者身份联系益阳市卫健委时,负责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却表示不知情,也拒绝接收举报材料。

天眼查APP显示,倪福林名下共有19家公司,注册资本多在千万级别,部分处于注销状态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公司不仅注册资本庞大,成立时间跨度超过25年,还涉及包括地产、投资、银行,甚至是养老等多个领域,俨然形成一个根深蒂固的“福中福”系资本帝国。

媒体调查发现,倪福林逃回益阳后,深圳警方两次前往当地搜捕均告失败。有知情者称,没有当地配合,深圳警察不可能找到藏身南洞庭水域的逃犯。

“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非理性的手续费竞争会完全消失。接下来,监管部门将密切关注中国银保信系统中手续费实时汇总数据,掌握市场整体运行情况。相较而言,监管部门将更关注公司在车险定价端可能出现的过度‘低价竞争’情况。”上述人士透露。

直达资金监控系统显示,截至7月31日,实行直达管理的1.7万亿元资金中,中央财政已经下达1.67万亿元,占全部直达资金的98.5%。

2015年,倪福林在益阳市中心堂而皇之地捐建了“福林塔”,内部陈列其生平事迹,并与益阳当地官员一同出席开放仪式。这些官员是真不清楚倪福林的逃犯身份,还是有意为其撑腰?当地领导与倪福林并肩而立,无怪益阳警方装聋作哑。

警方2度搜捕”在逃首富”均失败